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攻略 » 正文

十几年猪场被强拆猪农状告镇政府索赔13万

来源:www.isrd.net.cn 点击:1433

2014年12月12日,惠城区三东镇山东村委会新联村的一个养猪场被三东镇政府强行拆除。村民李云信认为镇政府是非法的,并被迫拆除它。他将三东镇政府告上法庭,要求赔偿13万元的经济损失。昨日(16日)上午,本案在惠城区人民法院审理,未在法院宣判。

村民们质疑政府的非法强制拆迁。

强制拆迁发生时,惠城区三东镇山东新联村村民李云信告诉媒体,他从2001年开始在村里的一座山上养猪。2002年,三东镇政府有关领导找到了他,并主动提出帮他到银行申请无息贷款,以扩大农场面积。他自己出资平整荒山上的土地,并建了一个新的养猪场。2014年,三东镇政府多次向他的员工龙晓林发出《限期搬迁通知书》,称养猪场的位置为禁区。然而,它没有提到搬迁补偿。

李云信认为,根据《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第25条,“确需关闭或迁移现有畜禽养殖场所,造成畜禽养殖者经济损失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根据畜牧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调整和禁养区划定,依法给予补偿。”对此,李云信多次未能与三东镇政府谈判。2014年12月12日上午,在三东镇党委委员张思斋的带领下,由镇经济办公室、农业厅和助理署长等数十人组成的拆迁队强行拆除了李云信等人的养猪场。

李云信对此提出质疑,因为他以前曾代表养猪户起诉过政府。据他介绍,9月10日,在强制拆迁前,李云信向惠城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行政起诉状》,指控三东镇政府违反行政法。

来自重庆的养猪户袁家茂回忆说,在李云信提起诉讼后,陈国伟三东镇市长与李云信等人进行了交谈。陈国伟说,他刚到三东镇,不熟悉养猪场的情况。他还问他们现在起诉政府什么,因为他们没有强迫拆迁。有人建议撤回诉讼。经讨论,我们提议于11月3日向惠城区人民法院撤回诉讼,诉讼在撤回后不久即被强制撤销。”

2014年12月16日,《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了三东镇经济办公室主任秦文。他认为,根据分别于2005年和2014年发布的《关于惠城区畜禽禁养通告》,养猪场位于禁区,《限期搬迁通知书》已经发布多次。强制拆迁是按照市政府和区政府的要求清理禁区内的养猪场,是政府行为。“至于为什么没有给予赔偿,吕秦文解释说,他没有给予赔偿,因为他没有办理建筑申请手续,也没有牌照等任何文件,这些都是非法耕作。

后来,双方又进行了多次谈判,但没有达成一致。李云信将三东镇政府告上法庭,认为强行拆除三东镇政府违反了《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和强行拆除规定,这是违法的,给他造成了经济损失,应赔偿13万元。

强制拆除程序合法吗?

原告李云信昨天在法庭上说,他自1992年以来一直在三东镇养猪。2002年,镇政府鼓励每个人开发山区,并建议他扩大养殖面积,给予无息贷款支持。扩大养殖规模后,李云信的儿子被乡政府推荐为养猪专家,并每年给予一定的奖励。

“虽然我们没有土地使用证和环境保证等文件,但它们都是历史阶段的特征。以上事实证明,我们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的养猪行为事实上是合法的。”李云信认为,国家只是在2010年才开始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

被告的辩护律师再次提到了龙晓琳签名的《畜牧养殖污染防治条例》,保函的“见证人”是李云信,证明政府没有将《限期搬迁通知书》送错人。被告的辩护律师还向法院提供证据,证明养猪场的位置自2005年和2013年以来三次被指定为禁区,并认为没有任何证书的养猪场本身就是非法养殖,造成当地污染,政府在强制拆除程序中完全合法。

[焦点]这是谁的养猪场?

昨天上午,陈国伟三东镇政府市长作为被告的法定代表人出庭。针对原告李云信的行政诉讼,被告的辩护律师认为,李云信不是强制养猪场的所有者,法院应驳回诉讼。因此,谁拥有养猪场成了本案的关键。

被告的辩护律师向法院提供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即龙晓琳于2013年11月6日签署的《限期搬迁通知书》。龙晓琳承认有两个非法猪舍。“这《限期搬迁通知书》充分证明龙晓琳是养猪场的主人,不是李云信的雇员。”审判结束后,辩护律师在接受杜南记者采访时说。

李云信在法庭上出示了自己的证据来证明养猪场是他自己的。一个是2002年的贷款担保证,担保人是村干部,"我们建猪舍的时候,村干部担保贷款用于养殖。"李云信提供了另一个证明,证明他在猪舍建成时签了收据,证明他是猪舍的投资者。



日期归档